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monkey.2010a读者评论: “赞美师娘”论文背后的科技脱钩挑战

刘远举:如果中国只能依靠国内学术体系进行技术人才、技术方向的识别,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01-17 19:53daibohan 来自英国
指出文中的一些自认为不足的地方。如有纰漏,请指教。

第一:文中所提通过scopus查询程国栋拥有61篇文章,是不对的,应该为152篇,需要仔细查看该人所属单位,即"Affiliation"。

第二:我之所以用"拥有"二字其意为,在学术圈中,一般而言,只有第一作者才是真正完成该篇文章所提研究内容之人。在通过scopus查询此人即程国栋时,翻看其文章记录,他为第一作者文章并不是很多,尤其是其研究初期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我并不认同他真的是具备很高学术水平。至于徐,我并未查看其文章记录也并未曾有时间真的去读他们写的文章。只是猜测,或者是说凭感觉,真正具有学术水平的人,是绝无可能写出这种文章,或者有时间写这种东西,并且投稿留下证据;真正具有学术水平的人也绝对不会允许有类似文章描写自己,并且发表出来。

诚然,个人认为现世的学术国际审查制度还有诸多漏洞,但是目前也无更好的替代方案。国内大量的学术不端,也许只不过是一刀切政策下的牺牲品罢了。决策者并无过人的智慧,却具备着空前的权力,那么被愚昧的只可能是自己。
回复 支持(17) 反对(0)
01-17 08:34sundax 来自河南省南阳市
来自新加坡 [ muwyman ] 的原贴:

一直很尊重您,但这篇文章有点让人看不下去。
“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很耸人听闻,事实是即便在冷战顶峰时期,苏维埃科学家也获得了不少诺贝尔奖,他们的智慧没有缺席顶级期刊。反观,如果他们没有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的权力,这些期刊何以获得顶级的佳誉?道理同样适用脱钩关系。
您提出的问题很重要,“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作为奋斗目标是千古不灭的真理。问题在于您的手段,把“制度”作为灵丹妙药肯定政治正确,但不能苟同。
捅破天窗,做个公知的恶人:政治/社会意义上的自由环境一定要统治科技意义上的自由环境吗?苏维埃的诺贝尔奖及至少军事领域的顶尖技术结晶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如果像公知说的“制度”是万能的,“自由世界”人口大国(巴西/印度/印尼),取得了多少科技成就?
本人以为科技成就之本是三个硬核要素:国家实力 科技投入 时间。以目前态势看,不管“制度”怎样/脱钩与否,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人取得科技领域顶级成果是大概率事件。事实是现在正在发生。
非常赞同您提出的问题,但建议您把“制度”是万能手段的思维方式改一下。结论是手段很简单:我们应该在道德和法律层面,系统性的建立利益冲突的概念。中外都一样,但中国似乎更严重,更广泛。学术评价体系应该系统性的避免利益冲突,但更急迫的是项目/投资这种直接和钱发生关系的评价领域。

来自香港 [ 玄武 ] 的原贴:

好像什么问题都是“制度”造成的?奇怪。

的的确确“制度”可以创造很多奇迹。比如:亩产万斤粮!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将占领科学的巅峰!
回复 支持(8) 反对(7)
01-16 10:08玄武 来自香港
来自新加坡 [ muwyman ] 的原贴:

一直很尊重您,但这篇文章有点让人看不下去。
“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很耸人听闻,事实是即便在冷战顶峰时期,苏维埃科学家也获得了不少诺贝尔奖,他们的智慧没有缺席顶级期刊。反观,如果他们没有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的权力,这些期刊何以获得顶级的佳誉?道理同样适用脱钩关系。
您提出的问题很重要,“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作为奋斗目标是千古不灭的真理。问题在于您的手段,把“制度”作为灵丹妙药肯定政治正确,但不能苟同。
捅破天窗,做个公知的恶人:政治/社会意义上的自由环境一定要统治科技意义上的自由环境吗?苏维埃的诺贝尔奖及至少军事领域的顶尖技术结晶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如果像公知说的“制度”是万能的,“自由世界”人口大国(巴西/印度/印尼),取得了多少科技成就?
本人以为科技成就之本是三个硬核要素:国家实力 科技投入 时间。以目前态势看,不管“制度”怎样/脱钩与否,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人取得科技领域顶级成果是大概率事件。事实是现在正在发生。
非常赞同您提出的问题,但建议您把“制度”是万能手段的思维方式改一下。结论是手段很简单:我们应该在道德和法律层面,系统性的建立利益冲突的概念。中外都一样,但中国似乎更严重,更广泛。学术评价体系应该系统性的避免利益冲突,但更急迫的是项目/投资这种直接和钱发生关系的评价领域。

好像什么问题都是“制度”造成的?奇怪。
回复 支持(7) 反对(18)
01-15 21:20yaycyjw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来自新加坡 [ muwyman ] 的原贴:

一直很尊重您,但这篇文章有点让人看不下去。
“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很耸人听闻,事实是即便在冷战顶峰时期,苏维埃科学家也获得了不少诺贝尔奖,他们的智慧没有缺席顶级期刊。反观,如果他们没有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的权力,这些期刊何以获得顶级的佳誉?道理同样适用脱钩关系。
您提出的问题很重要,“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作为奋斗目标是千古不灭的真理。问题在于您的手段,把“制度”作为灵丹妙药肯定政治正确,但不能苟同。
捅破天窗,做个公知的恶人:政治/社会意义上的自由环境一定要统治科技意义上的自由环境吗?苏维埃的诺贝尔奖及至少军事领域的顶尖技术结晶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如果像公知说的“制度”是万能的,“自由世界”人口大国(巴西/印度/印尼),取得了多少科技成就?
本人以为科技成就之本是三个硬核要素:国家实力 科技投入 时间。以目前态势看,不管“制度”怎样/脱钩与否,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人取得科技领域顶级成果是大概率事件。事实是现在正在发生。
非常赞同您提出的问题,但建议您把“制度”是万能手段的思维方式改一下。结论是手段很简单:我们应该在道德和法律层面,系统性的建立利益冲突的概念。中外都一样,但中国似乎更严重,更广泛。学术评价体系应该系统性的避免利益冲突,但更急迫的是项目/投资这种直接和钱发生关系的评价领域。

您有点随意否定原文。对事关学术评价体系的方向问题,中长期看,制度方面的影响很大的。
回复 支持(25) 反对(1)
01-15 21:10欢子 来自上海市
来自新加坡 [ muwyman ] 的原贴:

一直很尊重您,但这篇文章有点让人看不下去。
“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很耸人听闻,事实是即便在冷战顶峰时期,苏维埃科学家也获得了不少诺贝尔奖,他们的智慧没有缺席顶级期刊。反观,如果他们没有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的权力,这些期刊何以获得顶级的佳誉?道理同样适用脱钩关系。
您提出的问题很重要,“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作为奋斗目标是千古不灭的真理。问题在于您的手段,把“制度”作为灵丹妙药肯定政治正确,但不能苟同。
捅破天窗,做个公知的恶人:政治/社会意义上的自由环境一定要统治科技意义上的自由环境吗?苏维埃的诺贝尔奖及至少军事领域的顶尖技术结晶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如果像公知说的“制度”是万能的,“自由世界”人口大国(巴西/印度/印尼),取得了多少科技成就?
本人以为科技成就之本是三个硬核要素:国家实力 科技投入 时间。以目前态势看,不管“制度”怎样/脱钩与否,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人取得科技领域顶级成果是大概率事件。事实是现在正在发生。
非常赞同您提出的问题,但建议您把“制度”是万能手段的思维方式改一下。结论是手段很简单:我们应该在道德和法律层面,系统性的建立利益冲突的概念。中外都一样,但中国似乎更严重,更广泛。学术评价体系应该系统性的避免利益冲突,但更急迫的是项目/投资这种直接和钱发生关系的评价领域。

呵呵,苏俄在哪里?
回复 支持(11) 反对(0)
01-15 15:07muwyman 来自新加坡
一直很尊重您,但这篇文章有点让人看不下去。
“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很耸人听闻,事实是即便在冷战顶峰时期,苏维埃科学家也获得了不少诺贝尔奖,他们的智慧没有缺席顶级期刊。反观,如果他们没有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的权力,这些期刊何以获得顶级的佳誉?道理同样适用脱钩关系。
您提出的问题很重要,“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作为奋斗目标是千古不灭的真理。问题在于您的手段,把“制度”作为灵丹妙药肯定政治正确,但不能苟同。
捅破天窗,做个公知的恶人:政治/社会意义上的自由环境一定要统治科技意义上的自由环境吗?苏维埃的诺贝尔奖及至少军事领域的顶尖技术结晶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如果像公知说的“制度”是万能的,“自由世界”人口大国(巴西/印度/印尼),取得了多少科技成就?
本人以为科技成就之本是三个硬核要素:国家实力 科技投入 时间。以目前态势看,不管“制度”怎样/脱钩与否,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人取得科技领域顶级成果是大概率事件。事实是现在正在发生。
非常赞同您提出的问题,但建议您把“制度”是万能手段的思维方式改一下。结论是手段很简单:我们应该在道德和法律层面,系统性的建立利益冲突的概念。中外都一样,但中国似乎更严重,更广泛。学术评价体系应该系统性的避免利益冲突,但更急迫的是项目/投资这种直接和钱发生关系的评价领域。
回复 支持(19) 反对(88)
01-15 01:03monkey.2010a 来自美国
这类丑事在我国也算是屡见不鲜了!
回复 支持(57) 反对(1)
01-14 22:31wanglunxi0530 来自中国
管制言论,钳制思想,闭关锁国,必尝苦果。
回复 支持(92) 反对(3)
01-14 17:17jianyufeng@hotmail.com 来自上海市
引用刘震云老师的话说,"不是我太幽默,而是这个世界太荒谬"。各类公民社会组织的自治体制是一个需要关注的议题。需要对代表传统文化的权威主义进行再平衡。需要建立开放的治理架构,与欧洲,日本以及北美等文明国家建立开放融通的治理机制。
回复 支持(56) 反对(0)
01-14 13:29wenjunsunny 来自韩国
不能认同。作者显然没有仔细阅读相关的两篇论文,其实是明褒暗贬,在揭露导师的种种不端行为。
回复 支持(33) 反对(117)
01-14 11:46自我放逐 来自河南省郑州市
在这篇“论文”中,作者还附上了两份图表,分别描述导师夫妇“和谐统一的天人之际”,与两人崇高感和优美感的统一。据统计,这两篇共35页的文章中,“导师”出现超过200次、“师娘”约150次。
作者在主文中笔墨飞扬地赞颂导师夫妇,如“导师和师娘富贵不移贫贱不迁,相敬如宾同甘共苦,当为现代夫妻的楷模”“导师对我人生路的17条教诲都化在了风行水上之中”“师娘现在尽管年龄已大,但风韵依然高绝,形象更显雍容华贵”。作者也提到导师妻子在“生活中的二三事”,分别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给导师做饭是一种义务”“见利思大义”。
回复 支持(74) 反对(9)
01-14 11:34生生 来自美国
此文叙述深刻,切中要害!
回复 支持(143) 反对(8)
01-14 10:07luoxiaohao 来自湖北省孝感市
“科学家共同体、学术体系的学术评价能力,都已被击穿底线,要依靠媒体来维持起码的公正”。
其实舆论也是被控制的,只是这一次侥幸起效了。如果没有符合国际通行的正常的科学家共同体、学术评价体系和思想自由的舆论体系,这样的把戏只会改头换面而绝不会消失。
回复 支持(149) 反对(5)
01-14 09:23msnqqsun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
国内大学是腐化的一群官僚。现代社会结构也是很有问题啊
回复 支持(137) 反对(5)
01-14 05:34zczljy2@ucl.ac.uk 来自瑞士
It is impossible for him to “know nothing about it”
回复 支持(92) 反对(3)
大发五分11选5—幸运五分11选5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